与蟑螂的持久战

2018-09-25 14:31 来源:昭通新闻网

◆邵天伟

当年在乡下娶得娇妻后,告别了吃食堂的单身日子。妻子是土生土长的农村美女,做得一手好饭菜,且爱干净,小家收拾得整整洁洁,人见人夸。

然而,有一天深夜闹肚子出门上厕所,却看到砧板上有十多个大且胖的蟑螂(俗名“灶妈妈”),大概是在吃油渍吧。我大惊失色,轻轻操起菜刀用力一拍,除个别逃脱外,其它皆成了肉泥,一阵恶心。一夜无眠,满脑子的蟑螂,睡梦中脸上似有蟑螂在爬,吓醒,又是一阵气恼……吃过晚饭,和妻上街买来灭害灵,关好窗子,床下、墙缝、沙发下均喷了一下,十五元的药剂已完。出门散步一个半钟头后回家,打开门窗,待刺鼻味飘散,用扫把清扫,大大小小的蟑螂数以百计,有的四仰八叉,有的呆若木鸡,有的奄奄一息,有的垂死挣扎,真是大快人心!然而,一月后又有蟑螂出入了,于是又喷灭害灵,每次或多或少都有收获。

知道蟑螂爱吃麦子,有一年冬天,妻子把阳台上喂鸡的麦子用一个塑料袋装着放在厨房“诱敌深入”,凌晨我去跑步时把袋子扎紧。跑步回来,天已微亮,我把袋子拿到楼梯过道上,放开口,蟑螂爬出,出来一个我灭掉一个,我就不信灭不完。一星期过去了,半月过去了,一月过去了,冬天过去了,数量是减少了,但大的没了,小的仍多,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……伤心,揪心,死心!

几年下来,钱费了不少,我仍没办法让它们灭绝,束手无策,苦不堪言啊。它们弄脏碗筷,咬坏衣服、书本,偷吃水果、菜蔬,无孔不入,无处不在,无恶不作!特别是当我从书本上得知蟑螂是害虫,能传染伤寒、霍乱等疾病时,更是恨之入骨。有科学家预言,若发生核战争只有蟑螂不会灭绝。可恶的蟑螂,若我是孙悟空,一定将你们打入十八层地狱或压在五行山下。

2004年调到县城教高中。搬家时,我特意买了两瓶灭害灵,大规模扫射了一番,且将衣柜、碗橱、书柜等作了清洗。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。”蟑螂,永别了。

然而好景不长,几天后又见到它们的子孙,它们也随我“调”到了县城。无言,无奈,无视!

2009年在城北买了套漂亮的商品房,搬了几样旧物到新房。白天在单位住,晚上才回新家,新家不煮饭该不会有蟑螂了吧?然而我又错了,想不到蟑螂也跟着到了新家。

上个周末在家甚是无趣,到街上闲逛。在一条小巷里,听到卖老鼠药的叫卖声。我循声走过去问:“老板,有没有蟑螂药?”小贩大声地说:“有的,你算找对人了,杀蟑饵剂五块钱两包。”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我买了三包,当晚就在下水道旁、沙发下等重点部位用了两包。第二天从单位回到新房,一开门妻子就惊叫:“老公,快来看,蟑螂死完了!”一边扫一边数,数到三十几妻子没趣数了,一小半撮箕。一周来,总算没见蟑螂了,全家喜形于色。

作者简介:

邵天伟,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昆明市作家协会会员。在《解放军报》《云南日报》《中国文化报》《文学报》《云南政协报》《教师报》《春城晚报》《都市时报》《滇池》《散文百家》《散文选刊》《昆明作家》《党史文苑》《西南民兵》云南电台等报刊、媒体发表散文、小小说等作品余百篇。

昭通新闻报料:0870-2128964   昭通新闻网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:陈元云 责任编辑:李梦菲
标签 >> 少年